你的位置:亞寶社區 >> 資訊 >> 明星娛樂 >>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

孫子兵法戀愛篇之以迂為直

發佈: 2007-8-12 01:38 |   來源: 生活  |  查看: 62次

《孫子兵法》第七篇(軍爭篇)上說﹕行軍打仗要“迂其途﹐而誘之以利﹐後人發﹐先人至﹐此知迂直之計者也。”“後發先至”這個成語我們聽得太多了﹐常看武俠小說的人對此會有更多的感受。比如﹐師傅教徒弟的時候﹐往往會說﹐要集中精神於對手身上﹐不急於進攻﹐要用眼睛和心思抓住對方﹐等他出手再出手﹐後發先至才能取勝。化迂迴為直線才能後發先至﹐這需要智慧﹐更需要看準時機。
戀愛這個事不講究先來後到﹐更不像派送禮品﹐“先到先得”﹑“送完為止”﹔談戀愛有它不講理的地方﹐那就是“誰逮者算誰的”﹐即使你辛辛苦苦談了好幾年﹐眼看就要登記了﹐被別人搶走新郎也只能自認倒霉。好比打麻將﹐你一上來就“落了聽”﹐但最後被別人“搶槓”和了。人家後發先至﹐你就只好“苦大仇深”﹔別人以迂為直﹐你就只好白跑了個馬拉松。

  文文就吃虧在先人發但後人至。她與阿武好多年前就認識了﹐那會兒他們還都穿開襠褲﹑上幼兒園呢﹐倆人的小床都挨著。小學他們同班﹐中學他們同班﹐大學他們同校﹐畢業工作了他們的部門門對門。算得上青梅竹馬﹐兩小無猜了吧﹖可沒用。文文從上初三開始﹐心裏就認準了將來要給阿武當媳婦﹐雖然那會兒還懵懵懂懂的﹐說不清什麼叫“媳婦”呢。她給阿武抄過筆記﹐考試時對過答案﹐甚至還為阿武罰過站。周圍的人們早就看出端倪﹐文文也滿心歡喜﹐只有阿武不明白她的心思。公司迎接新人的培訓課上﹐老總把兩個人同時介紹給新員工﹐說他們倆是公司的Top Two﹐希望向他們學習。文文漲紅了臉﹐新員工們以為她是害羞﹑內向呢。只有她自己心裏知道﹐臉紅是因為站在阿武身邊。怪了﹐一起這麼多年﹐這毛病就是改不了﹐有阿武在就是臉紅。

  新人裏有個叫娟紅的﹐跟文文和阿武學的是同一個專業。作為師妹﹐也作為公司的新生代﹐她時常向兩位“前輩’討教業務方面的問題。娟紅人聰明﹐肯動腦筋﹐思維活躍﹐業績提昇得非常快。不出3個月﹐公司上上下下的人無不對她另眼相看。為了表示對兩位“前輩”的感謝﹐娟紅提出請文文和阿武吃飯。客氣話說了很多﹐葡萄酒喝了不少﹐話題就漸漸離開了工作﹐轉到了個人問題﹑家庭情感上來。娟紅說很羨慕文文和阿武的關係﹐文文和阿武就問她“我們是什麼關係呀﹖”娟紅說“你們是什麼關係﹐全公司不是都知道麼﹖”

  文文趕緊解釋“我們只是一起讀大學﹐一起工作﹐根本不像別人想象的那樣。再說﹐公司裏也不允許﹑至少是不提倡員工發展工作以外的……啊﹖”阿武也說﹕“別聽別人瞎說。你想﹐要是沒有這些喜歡傳閒話的﹐那些小報的娛樂版還寫什麼﹖今天張藝謀跟章子怡了﹐明天又是王菲跟什麼謝霆峰。無聊﹗”

  娟紅不解地問“這有什麼躲躲閃閃的﹖要是我﹐如果公司不同意﹐我就辭職﹐也一定要保住感情。”文文和阿武都笑了﹐阿武說﹐“首先呢﹐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樣﹔第二﹐你也就是這麼一說罷了﹐工作哪能說不要就不要呢﹖不信咱們就等著瞧﹐看你將來是重工作呢還是重感情。”

  送娟紅打上了車﹐阿武對文文說﹐“初生牛犢不怕虎﹐未經世事不知難。才來幾天吶﹐就敢跟咱們這麼‘開牙”﹗文文也說﹐“也不是誰告訴她的﹐瞎傳什麼呀﹗”

  其實﹐文文心裏真想說﹐“我就是想跟你是那種關係”。可她說不出口﹐她想打迂迴這張牌﹐想拐彎抹角地讓阿武明白她的心﹐並且﹐由阿武把窗戶紙先捅破。

  兩個月後﹐阿武把窗戶紙捅破了﹐可不是他跟文文之間的那張﹐而是跟娟紅之間的那張。他打心眼裏喜歡這個聰明上進﹑敢做敢為的小師妹﹐尤其是一起吃飯那天﹐當小師妹說可以為感情放棄高薪的工作﹐阿武心裏充滿了一種莫名的感動﹐他甚至想﹐換了文文﹐她能嗎﹐她敢嗎﹖當阿武跟娟紅說﹐希望跟她發展另一種關係時﹐娟紅連眼都沒眨一下﹐就跟阿武說﹐“要不要我現在就去辦辭職手續﹖除了你﹐我可以什麼都不要。”

  娟紅直接得讓阿武簡直有點“驚”著了。

  就是這種近乎狂野的直接﹐讓娟紅贏得了工作經驗之外的最大收獲﹔而文文﹐拐來拐去﹐把心上人拐給別人了。

  勸你別跟文文似的﹐拐那麼多彎乾嗎﹐拐一個兩個還行﹐可以看作矜持﹔拐多了﹐準把自己拐溝裏去。你看文文﹐是不是那麼多年的馬拉松白跑了﹐上來沒幾天被娟紅搶槓“和”了吧﹖﹗
打印 | 收藏此頁 |  推薦給好友 | 舉報
上一篇 下一篇
 

評分:0

發表評論
查看全部回復【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】